金马影后恐惧原生家庭让自己无法抓住亲密可真
栏目:原生家庭与再生家庭 发布时间:2018-12-06 22:30

  所以与汪小菲吵架互扇耳光,与王全安争执堵车踹门,向袁巴元挥刀,仔细想来,都是因为没有平和两性长期相处的模板,每一次,张雨绮都充满攻击性,也直接使用了本能。

  在最新一期《奇葩说》里,蔡康永回忆爸爸对自己的影响。那时候,爸爸总是请一大堆人到家里吃饭,上海人爱吃蟹,爸爸总把蟹壳和两个

  我想了一下,就是从我不再追求天长地久开始的。真的活在当下,珍惜今天。而不是,从关系一开始,就倒计时,想看到它结束的样子。

  我先申明,我觉得现代女性不要婚姻,是完全OK的,我一会就要说到,正是不再用婚姻成败定义人生,才是现代社会的真正进步。

  陈小春的童年贫穷,充满苦难,甚至差点被卖,看惯了婚姻中的“暴力”,长成了“古惑仔”本身,习惯黑脸、警惕、性格暴躁。

  如果说张雨绮是单亲家庭环境下,女性在婚姻中的某种模板,那么郭晓冬在《妻子的旅行》里传递的,就是中国五千年来男性忠于农耕文化原生家庭的模板。

  虽然被称为“社会我绮姐”,被追捧打call,树立了有钱有颜不必靠男人的独立女性形象,但“看男人眼光不行”,习惯性闪婚闪离,真的无迹可寻吗?

  农村出生的他,已经通过演艺事业实现财务自由,也见过世面,但他不允许妻子穿不及膝盖的短裙,觉得妻子11年随时随地在家让他很满意,永远也不会正面表达感情。

  在这个女性越来越会赚钱,经济和精神都在成长的年代,为什么还会有“年薪200万女高管多年遭遇家暴”的新闻出现?

  如果不需要爱,也不会与王全安相识90天就闪婚;第二段婚姻更夸张,几乎是毫无防备,对外界传闻的袁巴元四处欠债充耳不闻,也不计回报,欣然接受前妻留下的孩子,并迅速诞下一子一女。

  但他惯性地把父母相处模式复制在自己家庭:全家亲戚的问题都打肿脸去解决,生儿育女问题上觉得是女性的职责所在,对母亲绝对愚孝……

  回顾童年,他说:“在家的时候我妈会骂我爸,而出去玩的时候我爸骂我妈,你也不知道哪一句是真实的,哪一句是血口喷人。

  我常常在想,为什么我们会把原生家庭当成伤,为什么我们害怕自己重复父母的命运,本质的原因,不在于父母,而在于我们自己,我们害怕失败。